【定格書香】——我院開展“韻向花開”讀書會
發佈時間: 2019-10-16

  2019年10月15日晚,“韻向花開”讀書會如期進行。我們本次讀書會有幸邀請到了董新強老師蒞臨指導。成員們對本次新加入師門的師弟師妹們表示熱烈地歡迎並就近兩周研讀的書目以及在閱讀過程中產生的問題進行討論與交流。

  高春棋就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淵源及其內涵進行了分享。他沿著歷史脈絡,對古希腊、中世紀、文藝復興時期以及黑格爾和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進行了梳理。古希腊時期的哲學家受時代的限制對世界歷史內容的論述帶有局限性。而中世紀的世界歷史概念則憑藉“上帝之手”賦予了更為廣泛的含義,打破了以往的狹隘性與歷史局限性。基督教以宗教為基礎把全人類聯繫到一起,竭力要超出各國家和各民族的界限,把所有的民族和國家都推入了上帝的懷抱。到了文藝復興時期,人們逐漸從宗教神學的束縛中解放出來,世界歷史概念也從“天空之城”重新拉回了地面。黑格爾重點將哲學的世界歷史與史學的世界歷史進行了區分,提出哲學的歷史作為歷史方法發展過程中的一個否定之否定階段,是對歷史的思想的考察。馬克思批判借鑒了黑格爾的世界歷史思想,從歷史本體論和歷史方法論的層面對舊的世界歷史理論進行了革命性變革,提出世界歷史是標志著一定歷史時代人類社會的整體性聯繫,它表徵著一定歷史時代主體的生存發展狀態。

  段萌萌本次彙報的是《中國共產黨思想政治工作發展史》。她主要梳理了社會主義改造和建設時期,我國思想政治工作在曲折中前進的情況。在新中國成立初期, 黨的思想政治教育使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深入人心、家喻戶曉, 不僅有力地保證了黨的中心任務的勝利完成, 而且促進了良好社會風氣的形成, 使得新中國成立頭七年成為我們黨歷史上最好的時期之一。但由於我黨對社會主義經濟發展規律和中國經濟的基本情況認識不夠, 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經驗不足,黨的領導在對形勢的分析和對國情的認識上發生過主觀主義的偏差, 犯過把階級鬥爭擴大化和在經濟建設上急躁冒進的錯誤, 使思想政治工作的“政治性”大大突出, “階級鬥爭”色彩濃厚,造成了不幸的後果,這是黨的思想政治工作史上的一次嚴重教訓。在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發展過程中,我們黨總結經驗教訓,從國情、黨情出發,找到適合當時中國的思想政治工作的方法途徑,也為今後黨的思想政治工作開展累積了寶貴的經驗。

  孫燦分享了《教育心理學》中有關於維果斯基社會文化觀的主要觀點及教育教學啟示,從維果斯基六個認知發展理論:心理髮展的基本規律、社會文化發展、社會互動與發展、言語與發展、最近發展區、支架,並結合她具體的高中教學實踐對維果斯基的教育理論進行解讀。成員們主要圍繞兩個觀點,即盧梭的“教育歸於自然”和維果斯基的“最近發展區”進行對比討論,最終大家一致認為,每一位大家的思想理論都應放在一定的歷史背景下去理解,盧梭的“教育歸於自然”表現出當時在封建愚昧的宗教統治下,人性和理性渴望獲得解放,回歸自然本身。而隨著人類歷史的發展和教育進步,人類可以通過一定的教育方法與技術影響教育結果,因此,任何一個教育理論都是在一定歷史和時代背景下產生的,並都會對當時的教育產生一定的影響。

   張金鳳分享的是《教育—財富蘊藏其中》,這本書是國際21世紀教育委員會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交的教育報告,對未來教育改革和發展的各方面都做了宏觀的思考和展望,並提出了21世紀教育的戰略思想和行動建議。她主要從教育的前景、教育的原則、教育方針三個方面九部分內容進行彙報。在從基層社區到世界性社會、從社會團結到民主參與、從經濟增長到人的發展的前景下,應堅守教育的四個支柱,即學會認知、學會做事、學會共同生活、學會生存,堅持終身教育,建立在獲取、更新和使用知識之基礎上的教育社會,為此必須考慮並溝通教育的各個階段,提高教師的地位,充分發揮教師的作用,讓政治當局做出正確的教育選擇,推動教育改革,並擴大地球村的國際合作。

  鄭亞慧分享了由吳非老師編著的《不跪著教書》。書名來自於其中的一篇文章《我美麗,因為我在思想》中寫到的一句話:“語文教師不能跪著教書,如果教師是跪著的,他的學生就只能趴在地上了。”在《不要跪著讀》這篇文章中又寫道:“讀書也要站直了讀,跪著讀,和不讀書差別不大。”因此,“不跪著”絕不止是對語文或人文類學科教師的要求,而應當成為對所有教師以及教育工作者的要求。鄭亞慧同學就其在高中教育實習的現狀結合書中主要不跪對學生、不跪對教學、不跪對家長、不跪對社會四個方面,發表了自己的感想,她認為教師首先要有一顆仁愛之心,能站在學生的立場上,與學生進行精神上的交流和心靈上的溝通;其次,教師應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堅守教師的責任和使命;最後,教師要在提高專業化水平和教學技能的過程中形成一套特有的教學模式。

   孫剛遠研讀了馬岳勇導師編著的《感悟課程與教學》一書,馬老師分別從感悟課程、感悟教學、感悟教師、感悟學生、感悟自己、走進教學一線,六部分深入淺出的探討了自身從教三十餘年的教育經驗,並形成特有的教育觀點。成員們主要就“教的關鍵是還原”與“學的本質是建構”這兩個問題進行了探討。董新強老師認為這兩個問題是教好思想政治課的關鍵所在,“教的關鍵是還原”是教師在備課過程中將理論知識還原至生活,與學生的生活實際相聯繫,進行課程資源的整合與開發,是一個從抽象到具體的過程。而“學的本質是建構”是教師在具體教學過程中與學生共同建構知識,即“教學相長”,是一個由具體到抽象的過程。

  梁馨熠繼續分享她研讀的書目《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她從一個多文明的世界、變動中各文明力量對比、正在形成的文明秩序、文明的衝突、文明的未來,共五部分進行彙報。重點研讀了書中第四部分“文明的衝突”,作者認為文明間衝突的形式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在微觀層面上,斷層線衝突發生在屬於不同文明的臨近國家、一個國家中屬於不同的文明集團、或者想在殘骸之上建立新國家的集團之間;在宏觀層面上,核心國家的衝突發生在不同文明的主要國家之間。目前,如何避免文明間的衝突已經成為當今世界發展的重要議題之一。我們要在建立以合作共贏為核心的新型國際關係的基礎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推動人類文明的進步。

   韓婷婷分享了蔡崇達的散文集《皮囊》並重點感悟了其中有關親情的篇目《殘疾》,其中寫到:“原諒我,父親,從你生病開始我就一直忙於在外面兼職賺錢,以為這樣就能讓你幸福,但當我看到我給你的唯一一張照片,被你摸到都已經發白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恰恰剝奪了我所能給你的、最好的東西。”珍惜身邊人,珍惜親情,珍惜身邊點點滴滴的幸福,平凡的生活中依然有平凡的美麗,或許我們的生活故事不足為外人道也,但那依然是我們,無數個故事組成我們自身,起起伏伏,細小美麗,依然動人,正如“皮囊之下,還有靈魂”,正確感悟肉體與靈魂存在的關係,是我們一生都始終且必須直面的問題。

   史明雪就她研讀的《教育與思想政治教育》進行了分享,思想政治教育不僅是思想政治教育的內容,還是以個體存在的自然人和由人組成的各種群體和社會組織為對象的一種教育實踐活動。加強思想政治教育有利於樹立正確的政治思想,保證經濟建設發展的社會主義性質和方向,調整人際關係,營造和諧環境。書中,作者對目前我國思想政治教育的現狀進行了反思,提出我國思想政治教育存在著農村基礎教育薄弱、弱勢群體子女的受教育質量較低、高考移民和教育發展不平衡等問題。並著重對弱勢群體子女的受教育權如何得以實現這一問題進行了論述。作者認為,在保護公民的受教育權上,國家必須承擔更多的教育義務,改變教育投資結構和投資方向,改變教師人事制度和工資制度,加快教育信息網絡平臺的建設,從而保證教育機會均等。

  朱旭麗研讀了《中國古代家教》發展史。家庭教育是教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作者從古代家長的言教和身教出發,闡述了家教的內容和家教之道,併為當今的家庭教育提供了值得借鑒與思考的建議,如:“教子要慈”“教子須嚴”“棍棒與溺愛”等等。近年來,“家校合一”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家庭教育愈來愈受到重視,這與我們當前提倡的精神文明建設,鞭撻社會醜惡現象不謀而合。但在中國傳統文化背景下,中國式家庭教育仍就保留了一定程度的古代傳統家庭教育的特色,反思古代家教,在摒棄其中腐朽內容之後,我們要繼承這份民族優良的文化遺產。

  在本次讀書會的最後,董新強老師給讀書會的成員們推薦了蘇霍姆林斯基的書目《給教師的一百條建議》《蘇霍姆林斯基教育智慧格言》,董新強老師認為蘇霍姆林斯基雖然是上個世紀前蘇聯的教育家,但他對教育和教師的建議與現今的教育有多處契合之處,因此,仍就值得同學們共同研讀並感悟這種“跨越時空”的魅力。在此次讀書會中,通過讀書分享與探討交流,大家收穫頗豐。但在本次讀書會中探討的教學本質、教師教育、教育公平等問題仍然需要我們在今後的學習跟實踐中繼續學習與體會。